可我要你快乐.

[YOI | 维尤]终点

·半AU

·维克托视角

·年龄操作:维克托27×尤里20

·OOC

·HE

·Summary:一个关于失去和找回的故事





1.

     他们走到大街上的时候雪刚好飘飘扬扬的落下来。

     尤里跟在后面,头缩在围巾里,一声不吭。

     维克托回头。雪絮沾在尤里金色的头发上,像是刚出炉的皮罗什基上撒的糖霜——如果皮罗什基也有甜的种类的话。

      他走近尤里,手刚伸出来尤里急忙往旁边躲。他趁尤里还怔怔的时候把对方的围巾系紧一些,然后说,走吧。

      他们继续一前一后的往前走。尤里始终没和他并排,像是有什么心事。而他也没打算开口问,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

     他听着后面不轻不响的脚步声,确定尤里一直走在自己身后。所以也没有再回头看。

      直到走到一个拐弯,他停下来伸出手想要接雪花。雪景真美,是不是?这是一个蠢问题。

     但是没有人回答。

     他环顾四周。

     尤里不见了。

 

2.

      维克托从梦中醒来。

      一年前他刚退役。也许是还没有从紧张有序的氛围中走出来,所以对平淡的生活还没有完全适应。他总在失眠。失眠的时候人总会想各种杂七杂八的事。维克托想的大部分是退役前和其他运动员相处的琐碎片段。有时候是一个场景,有时候是一句话,更多的时候他们的动作神态和声音随机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零零散散的最终构成一个算是完整的事件。

      睡的不安稳,做的梦却越发多了起来。他以前不会做很多梦,通常是一觉睡到天亮。多梦让他觉得反常又找不出问题所在。也许只是……有一个人给他造成了困扰。

      或者,你只是在思念他,即使你不想承认。

     维克托摇摇头,竭力把这个念头从脑中甩出去。

     每当半夜,他会放任自己的思想被琐碎的记忆占据。在这之后他会拿起手机刷INS,看看他们现在的动态。

      翻遍主页,有一个人始终没有动态。 

      如他所料。 

      上次更新还是在他退役之前两个月的时候,内容是……运动员的集体合照。 

      那天尤里在拍完照后沉默着从兴奋交谈着的队伍里离开。米拉敏锐的注意到了尤里轻轻的脚步,喊了他一声。 

     尤里没理,走到酒店门口,盯着大门玻璃发呆。

      维克托跟在他后面。“会不会想念我啊,小猫?”

     他不过是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但他半开玩笑的话滞留在空气中显得有点突兀。尤里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看他。

     人总是这样。明明知道有些试图改变的事已经不能随着自己希望的那样发展,却还是徒劳的想要抓住些什么。维克托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尤里似乎也没有好好交流的打算。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隔在他们中间,维克托越想隔着墙察觉到尤里的想法就越是觉得他们渐行渐远。

     “退休了一定很爽吧。”也许是维克托的错觉,他看见尤里嘴角微微上扬,打趣的笑。

     “虽然是会悠闲很多,但刚开始会不习惯的哦。”维克托眨眼。

      他们简短的聊了聊。从前那段师长师弟打打闹闹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可能尤里是长大了。维克托想。小猫长成了小老虎,不再那么毛毛躁躁什么话全都愿意讲出来了。

      这是理所应当的,可维克托觉得郁闷不已。他觉得尤里把自己当做最亲近的人,至少曾经是的。

     也罢,也罢。维克托把忧伤的情绪压下去。尤里终将离开他,就算现在还没有迟早也会从他的生活中淡出。况且他们两个除了在同一个老师门下学花样滑冰也就没有更多的交集。他没有任何理由让尤里一直停留在自己身边。尤里会有更多的朋友和与自己也许完全不同的一方天地。他应该为尤里感到高兴和骄傲才对。

     他不说话的时候尤里也保持沉默。以前他们之间几乎不会冷场。除非是其中一个人在想心事,这时候另一个人不出意外都会问问情况;或者如果一个人想自己呆一会儿的话,另一个会心照不宣的感觉到,然后知情的不开口让对方独自沉思。

     他们是那样的心灵相通。这是相处久了的两个人才会有的默契。

     默契被弄丢了,不归根于哪一个人,是他们两个齐心协力把曾经的默契抖落干净,还想着只是被岁月和年华的长河冲走了而已。

      可至少导火索在自己这边。维克托从床上坐起来,微凉的空气灌进被子里,他稍稍皱眉。他伸手开灯然后打开床头柜,取出一个相册。里面全是和运动员照的照片,双人照多人照和集体照都有。维克托翻到最后一页,不用看他都知道照片上是他和尤里。还是尤里刚刚成为雅科夫徒弟,他和米拉的同门的时候。尤里笑的不太自然;维克托一只胳膊搂住他,另一只手比一个v,看起来有点儿傻,那是他们的第一张合照,也是故事的开端。

        维克托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他到底有没有把尤里当做一个重要的人呢?他觉得这很难回答。他在队里有很多朋友,其他圈子里又有更多,尤里对他来说算是很重要的人吗?也许只是一个可爱的,想要当作弟弟的小男孩而已。他总觉得他一回头,小他七岁的少年还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一次又一次,他只是在理所应当,自然而然得对每一个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天南海北地聊天,哪些不是所谓真心的客套,哪些只是随口一说不放在心上,等日后回忆起来他竟然不太记得。

        尤里对他来说的特别之处也许在于——他们年龄相差的缘故,所以说话维克托带着兄长般的关切;相处时间比较固定和频繁,尤里刚入队的一阵子,他们几乎一天十二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呆在一起,刚开始的普通师兄弟经过这么长的相处也都会成为比较好的兄弟,何况,也许,从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会有羁绊;他们都有与生俱来的天才之气,相同点使得他们灵魂深处有共鸣;他表面上跟什么人都能打成一片,内心却和每个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尤里正相反,看起来冷冰冰和什么人都不熟悉,关系变好之后就会发现他的可爱,不同点又使得他们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更多的联系……

        然而这些原因都不能证明什么。维克托和别人高谈阔论,把酒言欢。他没有好好思考过,尤里是他的一部分,他却是尤里那时候除了爷爷之外的全部。

        这确实不是他的错,就像他没有理由要求尤里一直待在他身边一样,尤里也没有道理让他只看向自己一个人。但是维克托一阵阵的难过。他每想起一次尤里,心里就觉得空荡荡的。

       他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本该没有。

      “不要忘记你的梦想,也不要忘记我哦,小猫。”维克托抱住尤里,意料之外的,尤里没有挣开这个怀抱——以前尤里看到这个趋势都会直接闪到一旁。

       维克托觉得时间在那一刻被放慢了很多倍。

       拥抱结束后他往前走。

      “维克托。”   

      “嗯?”

      “我……”尤里竟然吞吞吐吐起来,这不是他往常的风格。  

      “小猫,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喜欢你。”

       接下来的不可能是那种偶像剧里常见的转身深情对视说“我也喜欢你啊”接着拥吻的戏码,当时维克托愣在原地。他回过头时尤里已经跑开了,而他没有勇气追过去把这件事理清楚。

        尤里的告白猝不及防,而少年没有想得到回应的意思,维克托也没有更多的打算。所有的往事都在发酵和分崩离析。当维克托如梦初醒的时候,他和尤里的那最后一点儿联系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回忆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因为这之后他们再无交集。这些日子再次回想起来,维克托除了怅惘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之前他以为是他抛弃了尤里,尤里呼唤他他却始终不以为然;现在他幡然醒悟其实是尤里抛弃了他,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悄悄从他身旁走开,然后落下最后那一句表露心意的话后就从他的世界离开,连再见都没有说。

        他是否也喜欢着尤里,他不知道。

        嘿,够暧昧,大部分的时间用来想念一个人,这不是爱是什么?但也许是因为歉意和“本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还能和从前一样的啊”的自我安慰呢?维克托这么想。

       

        他想起尤里的绿色眼睛,想起尤里金黄色的头发,想起尤里看到猫咪时宠溺的笑容,想起少年站在烟火下闭上眼睛许愿……

        他还想起尤里成为他师弟的两个多月后有一次来找他,在他伸手想要捏脸的时候把他的手拽下来,他嘿嘿笑几声。尤里瞪他一眼,下一秒强压内心的兴奋对他说:“老头子,你猜怎么着。今天雅科夫说我一定能够成为世界冠军的。虽然他说的这些让我很开心,但是我……你是花滑界的传奇,是青年组的骄傲。就算在你退役之后我真的成为了冠军,我也不可能超越你。维克……维克托,我想说,你真的非常厉害,也会一直是我的榜样!”“小猫,我相信你一定会刷新我的记录的。”他拍拍尤里的头。

        

         往事浮现总是带着无限柔情,相比之下现实就更加让人痛心。

         他不甘心,再次点开尤里的主页并刷新。

         原来那并不是最后一条。最后一条在两个月前。

         尤里发了和奥塔别克出去玩的照片。

         奥塔别克一只手搭在尤里肩上,面瘫露出微笑,尤里则笑得更加开怀。

        他想点个赞——即使尤里不会理他。可他手指停在半空中,最终没有按下去。

        还挺般配的。他被自己的想法震了一下。他明明知道这两个人只是好朋友,却悲从中来,甚至有些酸楚。

        他的确喜欢着尤里,千真万确。他纠结了许久的问题在这一刻终于有了正确的答案,然后他的心情更沉重了。

        维克托长叹一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他放出“爱即Agape”的视频。尤里宛若一个天使在冰上舞蹈。

       

3.

        尤里也许再也不会和他交谈了,当一对陌生人。他两周前给尤里发私信,还试图打电话,对方都没有回应。现在真相大白,维克托更没有底气联系尤里,而且尤里百分之九十不会回复。如果他打电话,通了之后他又会说什么呢?“亲爱的小猫,我也喜欢你,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我们在一起吧。请原谅我对你的伤害。”?生硬又生疏,多荒唐。他宁愿尤里在心中存着一丝一毫对他的念想和一点怨气,也不希望尤里已经对他不痛不痒。如果尤里已经放下了呢?这是可能的。尤里表白后他既没有立即追上去,也没有在后几天有所回应,就已经相当于在拒绝。尤里当然明白这一点。

        

        一年多的时间足够用来忘记一个人。尤里不可能等他,毋庸置疑。当尤里懂得他的意思之后,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往前走,将往事从脑海中过滤干净。

       他后悔自己没有跑上去一问究竟,至少还能保持联系。不过这也不可能。尤里的告白就像一个赌注,要么得到回应要么收拾行囊离开,而且尤里心中早就有了明确的答案,就算维克托努力挽回又能怎样呢?他唯一能拯救两人关系的就只能是扑过去抱住他,“尤拉奇卡,你这个小傻瓜。”

        维克托莫名想到自己小时候看过的童话故事《小王子》,尤里是小王子,而自己是那只狐狸。故事情节被他们改写。狐狸在等王子回心转意,虽然王子也许永远不会回头。被驯服的狐狸看着王子的背影。我于他只能是一个充斥着小遗憾的青涩回忆;而他于我,不仅是整片麦田的颜色,还会是我的现在与将来。




4.

        思恋成疾。

        他偶尔会和米拉在电话里互诉衷肠,但这两年两人都没有去过彼此家里。其实米拉邀请过好几次,都被自己拒绝了。他只是不想在谈话里涉及到退役前的那段时光——他知道他们都会不由自主的提起。

        不过现在他反而想开了。既然早就尘埃落定,还不如坦诚的讲出来,说不定米拉可以给自己一些慰籍。相识这么久,米拉在维克托心中永远是优雅大气,淡定从容的。和米拉见个面无疑可以让维克托放松一些。

        米拉答应的很爽快,他们约好了时间。维克托呼出一口气,躺在了沙发上。

       “好久不见,维恰。”久别重逢的老友在玄关处拥抱。

        在客厅坐好,维克托端来饼干和水果之后,他们寒暄了一阵,问了问对方的近况。

        “维恰你怎么回事,我约你出来你都回绝,最近突然又主动邀请?我好像没有什么地方招惹到你了吧?”米拉调侃。

        维克托露出招牌微笑,“你误会了。之前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好久没见,我也很想念你呢。”

        “少来,我还不了解你吗?出问题的绝对不是我们,也不是你没时间,而是因为别的。”她顿一下,“尤拉那家伙是不是跟你断了联系好久了?”

         “你怎么知道?”维克托拿起曲奇的手停下来。

         “因为你们互相都不提起对方,这很反常。你们吵架了?”

         “没有吵架。”维克托闷闷地回答。

         “总之你们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今天你邀我来的目的也正是想要和我谈谈吧?那就赶快步入正题。”米拉眨眨眼睛,一脸“我都明白老弟所以快讲吧”的表情。

        “之前……”维克托艰难的开口,“我说的是在我退役之前。尤拉奇卡,他跟我表白了。”

        米拉现实先是的瞪大了眼睛,继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怪不得,”她喃喃,“原来是感情问题。其实我想过尤拉他是不是对你……但是我又觉得,他似乎不会突然爱上哪一个人,这不像他。你理解我想表达的意思吗,维恰?”

        “嗯。”维克托回应,“我和你想法一样。”

        “然后你们就断了联系。”

        “是。”

        “那,你爱他吗?”

         终于到了最核心的问题,维克托坐直,望向窗子那边,长叹一声:“我爱他。可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甚至我在二十天前才刚刚确定下来。”

        “维恰,我没什么好的建议给你。不过依我看,你要么把你们的一切通通忘记,要么——

        “去把他追回来。”

        “米拉,”维克托苦笑,“他早就不爱我了吧。他的表白就是最后一句对我说的话了。他,会找到更适合他的人。”他胳膊撑在茶几上,扶着额头。

        米拉拍拍他的肩,“别太悲观。至少在他还没有一段新的感情的时候,你都有机会。况且,初恋这种事,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他所谓的‘初恋’?”维克托抬起头。

       “你是真忘了还是相思会降低人的智商?”米拉打趣地看着他,“我们和他刚认识没多久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在冰场上闲聊。我问他长得这么帅一定谈过恋爱吧?他当时翻了个白眼,说他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而且他也不想这么小就恋爱。你还在旁边哈哈笑了几声。”

        维克托沉默了。在说完这话后不久,甚至在这话之前,尤里就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自己,而尤里默默藏着这个秘密藏了那么久,直到他退役之前,才说了出来。

        尤拉奇卡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才跟在他身后,把心迹表露出来的?跑开的时候,又有怎样的如释负重或者悲哀痛苦?

        对不起,尤拉奇卡,如果我早知道,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了……对不起,我的小天使,我的小王子,我的小猫……如果你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紧紧抓住你,再也不松手。

        又一年过去。

        维克托时常在想,这世界什么是命中注定,什么又是阴差阳错,天意仅仅只是天的旨意吗?

        其实事在人为。所谓命中注定,不过是时机刚好并且有心;而再怎么阴差阳错,该在一起的总会在一起,与时机无关,除非是一开始就不爱。

        


5.

       ——尤里这个月要回国一趟,说是想来看看我们。

       一分钟后

       ——你加油哈,维恰!

       隔着屏幕维克托都能感觉到米拉打算看好戏的得意表情。

      ——行了米拉,要是他真的想和我讲话,我们顶多也就叙叙旧。

      ——哟~你确定?

      ——……我可不敢想别的。

      ——我真想和你赌钱,就赌你看到他会不会两眼放光。

      ——{够了}

     ……

        饭店包间里坐着五个人:雅科夫、莉莉亚、米拉、维克托、尤里。

        尤里是最后一个来的,一进来就给了每个人一个拥抱。

        问到近况的时候,尤里谈笑自如的说了很多,三年时间他成熟了不少,绿眼睛里闪烁着的不再是莽莽撞撞和不耐烦,而是平易近人温文尔雅。

        他们之间隔着米拉。他费力地伸出头才能看见尤里的侧脸。二十岁零三个月的尤里头发长了一点,绑起一撮到脑后,皮肤更白了,更高的身架显得比以前瘦了,有些修长。米拉时不时拿胳膊肘碰碰他示意他收敛一点,可他还是一直盯着尤里,像沙漠中行走的人渴求水源的眼神。好在尤里几乎都在和两个教练聊天,也没往他们这边看。

        维克托其实说过话的,他偶尔开开玩笑聊点趣事,逗得大家一笑。

        可是尤里始终没有回应他。

        午饭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维克托看基本上结束的时候刚想叫一声尤里,尤里就开口了:“我还有点事要和维克托说,你们先回去吧。下次有时间我还会回来的!”三个人答应着,纷纷收拾自己的包。

        尤里带着他去了一家咖啡厅。

        “尤拉奇卡。”

        维克托想过,再见面要这么开口,这样就像他们和从前一样。

        尤里看着菜单,不回答他。

       “你想好点什么了吗?”

        咖啡上来了尤里还是不说话,沉默不语地喝着,也不理会自己时不时看过去的目光。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维克托小心翼翼的问。

       “别多想,老头子。”

       “对不起,尤拉奇卡。”

       “你别道歉。”这次尤里终于和他对视,“那时候,是我有很多事情没有想通。之前,我也不该跟你赌气,你没有做错什么。”

       “不,我有错。要是我能早一些理解你,你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我当时决定不和你联系,不是因为你。这真的不怪你。我还是会把你当作我的榜样,我的师兄,和以前一样。”尤里想了想,接着说,我曾怪过你,那天我回家之后还大哭了一场,最后是爷爷安慰了我,我一边擦干眼泪一边下定决心回归自我,不受这些事的影响。人在什么时候都应该让自己过得好。即使我知道是我的单相思,即使见不到你,我觉得也没关系了,你在我的记忆里依然是美好的,这就足够了。”

         “尤里……”维克托真想走过去搂住他,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

         “遇见你之前,我是一个挺自负的混蛋。我时常没心没肺的,有时候我甚至有些自私,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和你相处的时光也许是我最放松的时候。我要有多迟钝,没有察觉到你对我的重要性,还让自己的灵魂四处流浪。在你离开后,我一直都在想你,也一直都希望你能回来。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只好思念你,独自缅怀我错过的美好。你知道吗,上个星期我又看了那张我们的合照,就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雅科夫给我们拍的。看着照片上的你,我想,我宁愿我们没有遇到,又或者我们之间没有这么多牵绊。我们保持适当的距离,这样你就不会陷入这片泥潭。在我没有发现的时候,我给你带来了许多伤害。看到你难过,我心如刀绞。”

       “这些都没关系。你带给我了很多美好。我会永远记住你的,维克托。”

       “那你觉得,”维克托犹豫地问,“我们有机会重新开始吗?”

       尤里停下喝咖啡的动作,“哈?”

       “我在追你,尤里。”维克托极力保持镇定。

       “以后再说吧这个。”尤里拿出手机开始看。

       “你这是在拒绝我?”维克托小声地问。

       “不是拒绝,也不是同意。”尤里依然看着屏幕,就像在随口回答。

       

        从咖啡厅出来,尤里对他说:“我要回酒店去了,过两天我就要去英国训练了,就在这里再见吧。”

        “等等。”维克托抓住他的胳膊。

        “要干嘛?”尤里没好气地问。

        “今天的那个拥抱太仓促了,再来一个。”维克托拽过尤里。

        尤里在他的怀里安安静静,维克托忍不住看他。他的小猫眼中没有焦距,脸上微红。

        “哎,尤拉奇卡。你现在就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考虑。”趁他不注意,尤里就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开来,朝前走去。

        “尤里!”他喊。

        尤里也不回头,但是站住了,等他开口。

       “我不是在开玩笑。还有,你回来了真好。”




6.

       下雪了,尤里。

       嗯。

       我们一起去看雪,好吗?

       好。

       牵着手吧。

       话还没说完,手就被另一个人握住了,带着温热。

       在想什么?

       觉得像回到了十年前。

       幸福吗?

       你说以前还是现在?

       都是。

       幸福,因为你在我身边。

       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尤拉奇卡,我保证。

       维克托睁开眼睛。

       他感到一阵惊慌,心跳加快。

       翻过身看向旁边,尤里睡的正香。细细的呼吸声让他安下心来。

       他坐起来,轻轻的在尤里额头上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小猫。

       等到冬天了我要带你去看雪。

Fin

@夭娘

评论 ( 3 )
热度 ( 57 )

© Jas◆m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