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要你快乐.

[Sherlock | HWH]Dancing

     悠扬的小提琴声在屋内回荡,那是一首婚礼的舞曲,谱曲的人是你——那个宣称与感性格格不入的大侦探,你的室友兼最好的朋友,John Watson,要结婚了。你自告奋勇的告诉他曲子将由自己谱,他点了点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Sherlock。”他总是信任你,无论在什么时候。
      于是在很多个没有他陪伴的221B里,你开始想曲调。说来也奇怪,你发现对于你来说,最困难的事,不是破解一个困难的迷题,也不是打败那个Moriarty的罪犯,最困难的事只是对你最好的朋友献上你发自内心的祝福,你不知道为什么。
      和以往不同,以前你谱曲是随意的,就是漫无目的的表达一些自己的情绪,但这个曲子你得用心。你在网上把所有婚礼的曲目都听了一遍,想象他们的初遇——显然你不知道他们的相识——你合拢双手却又放开,微微叹气,然后把电脑关上。不知是过了几个星期,你终于才把曲子想好。你有点惊讶,谱曲对你来说,和破案一样是轻松的事情,没想到却用了这么多个星期。你觉得曲子还算令人满意,于是一遍一遍的听,脑海中勾勒出舞步。尽管那些日子里,本该属于另一个人的扶手椅,一直空空荡荡,似乎都布满了灰尘。
      Mrs.Hudson端着小甜饼和茶水进来,看见你怪异的有一丝牵强的动作不禁慈爱的笑出声:“Sherlock,你在跳舞。”你撇撇嘴,保持你一贯的理性:“我没在跳舞,我在练习。”你得找John,你得告诉他舞步,虽然到时候跳舞的人不是你。
      然后你听到了楼下开门的声音,听见了脚步声——你百分之百确定这个脚步声来自和你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五年的人——你不会记错。你同样不会记错他温润的嗓音,他的你永远不知道颜色的眼睛和头发,发尾俏皮地翘起来,他看到你整日依赖可卡因皱着眉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他的那件你研究了很久的米白色毛衣,他习惯性的舔嘴唇,他听到你的分析惊讶的赞美就好像你是他心目中的神,他笑起来的弧度可以温暖所有人……脚步声传上来——走上了楼梯——十七级——然后走到你的门口。“Sherlock?”他不太确定的开口,“你在干什么。”
     “John,我把曲子谱好了,我想,我们得,练习一下。”他看着你吞吞吐吐却又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笑。
      “你说得对,可是你看,我比你矮。”他又笑了——John很爱笑,你认识他的第一天就发现了。他就像那次知道你偷烟灰缸时的笑容一样,如同孩子一般天真肆意。你配合着他,嘴角牵强的弧度希望他并没有发现。
      他朝你走过来,你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搭上他的肩,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后一个动作似乎让他轻微的震颤了一下,随即他重复了你的动作。你意识到你从来没有离一个人这么近过,除了上次你为了让他回忆起密码而抓着他转圈圈。John给你创造了很多奇迹,而以后,也许不会再有这些奇迹了。
      你们之间现在的距离不到五厘米,你可以感受到他的急促的呼吸,你看着他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话说的不错,你可以从中感受到属于一个军人的忠诚坚定,属于一个医生的平和,喜欢危险包围却又有着与生俱来的随和。你按照自己的思路向前挪动一步,他配合着往后退。上帝让你们相遇不知道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决定,但是毋庸置疑,你们都使对方成为了更完整的人。你们配合默契,连跳舞都仿佛天造地设。你们无条件的信任对方,创造了许多奇迹。
      只是,这些奇迹,以后也许不再会有了。
      你往左挪移,他跟上。你想起你们第一次见面还不熟悉的情况下他就把手机递给你,他疑惑地问“我们才见面就要一起去看房子么”嘴角却有莫名的弧度,他在餐厅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习惯性的舔舔嘴唇,他在泳池边上自己浑身绑着炸弹却一心一意护你周全,全无恐惧之色,他在圣诞节递给你手机之后眼睛里充斥着黯然你却只把它当做了朋友的关心,他在知道你的许多恶作剧后假装生气却在下一秒钟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坐在扶手椅上和你讨论问题,夜光灯开的很暗但你可以清楚地记得他的一颦一笑甚至说已经成为你记忆宫殿里的印记。两年之前,他站在你的目前,落寞的说“我欠你很多,不要离开我”,就像一只伤心的泰迪熊,那时候你就站在他五米开外的地方却什么都不能说。
     ……
     从相识,到相知,到你再一次归来。
     五年,如果说相识是一种缘分那么John一定是你一生中仅仅只有一次的福分。你从来没有认识一个人这么久,这么了解他,了解到你清楚的知道他的作息习惯,他的掌心,那次你们为了躲避追击奋力奔跑慌乱中抓住了对方的手,他的手厚实,带着军人的沧桑,他酒后说的胡话,尽管你当时也醉着听的并不清楚,你为了让他想起代码抓着他转圈圈,和小孩子一样……五年。你不信命你也并不感性,但是现在你真的很想问他如果两年前你没有从屋顶坠落那他是不是就不会遇到玛丽是不是依然会住在221B是不是还是会和你一起穿行在大街小巷。
      音乐停下的时候你没有发觉,直到他轻声呼唤你的名字你才反应回来。
     “Sherlock,谢谢你陪我练习。”他清清嗓子,顿了顿发现你并没有回应。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应该说些什么你却说不出来。
     “John,祝你新婚快乐。”
     该说的话终于说了。
     他朝门口走去,你知道一会儿就该去会场了。
      他把门关上。
      你们的时光,你们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安静的句点。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Jas◆m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