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要你快乐.

[2Moons | MingYo]没有回响

·我流原著向

·Ming视角

·BE预警

·Summary:自始至终的单箭头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再念念不忘,也知道注定没有回响。

 

 

 

 

 

 

 

I like you,more than like a best friend.

 

 

 

 

如何痴情。

心头描摹笔尖勾勒你模样。

每一个字母都是你,又都不是你。

-

要多残忍。

承认你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

伸手就能触碰到你,自欺欺人安慰自己说在你心中有最重份量跨越时间和心海你总会回到我身边把头抵在我颈窝。

 

 

 

 

Ming Kwan头一次认真对待英文书写是为了练习一句话。

他学习能力很强,一周速成后在挑好的卡片上落了笔。仔细看了一遍后,他露出满意的微笑,把卡片装进了准备好的小信封里。

 

 

 

 

躺在床上准备午睡,手机响起提示音。他按开屏幕,是发小发来的Line。点进去后解锁。

=好,那明天下午见~=

=嗯~= 他回复。

屏幕关上后他露出了一个介于开心和幸福之间的暧昧微笑。

认识Wayo那么多年了,这么笑不觉得难为情吗?

明知故问。

当然不难为情,因为他对他的喜欢早已超过了朋友之间的感情。很久以前他就自我承认了对Yo的喜欢关乎爱情。

深呼吸,闭上眼,脑海中全是关于那个人的记忆,甩都甩不掉。

他突然想起8岁那年Yo给自己的那个长长的拥抱。Yo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踮起脚,用力搂住他,他也将胳膊绕到发小背后。“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Yo说,“我们永远在一起。”他边笑着边摸摸发小毛茸茸的头,心跳声却怎么也不能变小。

 


 

 

但究竟什么时候对Yo的情愫在友情的基础上开始升华,Ming心中没有确数。什么时候这份喜欢会慢慢变淡直至没有,他更不知道。虽然知道长情之人很少,更何况长情这词好像也和自己联系不起来;尽管清楚对方也许永远也无法回应自己的心意,他也暗暗藏着小私心希望这场爱恋永无止境,即使只是在他身边,用另一方有恃无恐的独属于自己的暧昧目光每时每刻注视,都是美好、充盈且浪漫的。所以不希望结束,就算他们上演的不是所谓爱情戏码,也不要结束,还说不定能有个开放性结局。

 

 

 

 

Ming曾经是想把秘密在心底藏好,一辈子都不宣之于口的。

只是偶尔的,他不甘于现状。

不甘积攒得多了,自然而然地演变成心存期望。

那时候他分不清期望和希望。

后来他明白了。

希望是念想,是可能无法实现的梦;期望是目的,是想要达成的最终目标。

长大后的Ming——什么是长大呢?也许在他终于释然,接受了Yo不会属于自己这一个固定好的不容更改的结局,不会再在夜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不会再在以为全世界都看不见自己的角落黯然神伤的时候,他就长大了——想穿越时光长河对十几年前的自己说:别陷进去,别喜欢自己最好的朋友,永远也别。因为最近的距离意味着最渺小的相爱可能。可说到底感情不由人,他没有办法阻止这些,命运也不能。

如果爱是逃不掉的劫难,那不如享受它。





他选择告白的时机是在初一寒假——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背上背包走出门的时候外面下着小雨。

他故意走得缓一些,好让自己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踌躇满志——过早恐怕会让人生疑——或者只是他单方面这么觉得。

这样他还是早到了半个小时,他只觉得无奈,随即又兴奋。

突然觉得自己的笔迹还不够漂亮。

反正也改不了,随它去。

“你怎么又瘦了。”聊天开场不是疑问句,会让对方觉得奇怪吗?





爱的弱点是会让人每一步都如履薄冰,生怕哪一步走错就满盘皆输。

其实没有那么多可供犯的错,不过是多愁善感,看不出形势,所以小心翼翼,举步维艰。

是在害怕失之交臂。





“喔咦,你也很瘦啊。”

“我一直在练拳击呢!我这叫壮实的瘦!你不锻炼锻炼的话,指不定哪天一阵大风就把你吹跑咯~”

“我才没那么弱呢喂!”

“你确定?”

“我力气很大的好嘛?”

“嗷——Yo你打人居然这么重!”

“哼!让你说一阵大风就能把我吹跑?”





面对面坐着还能聊着聊着就打做一团的是只有熟识多年的老友才会做出的亲密举动。

吃饭的样子也可爱,扑闪着睫毛看向自己的样子也可爱,就连打打闹闹的样子也可爱。Yo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都可爱的发紧。

嘴角过分上扬,听对面的人说话就专心致志以至忘了吃自己的饭,这些不由自主的细节是不是太明显。

如果是,如果对方也有所察觉,如果一帆风顺。

那跳转到脑中的第二天剧情。

吻你好不好。





“两周不见,你看我变帅了没有~”

“你能别自恋嘛?”Yo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他。

“哎呀,你就实话实说吧我亲爱的Yo。”

“帅,特别帅。”

“这才是我的老铁哈哈哈!”Ming十分满意。

“不帅的话也不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哇~”Yo喝粉红奶冻,他怔怔的盯着。





发小的话有两层意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开始做阅读理解,大概因为太过在意眼前之人,所以每一句话都要琢磨品味上半天。

Yo认为自己确实是大帅哥,这个他有自信,不过从喜欢的人口中说出毕竟和别人说出来的不是一种感觉;作为Yo的竹马竹马加上最佳好友,当然是帅的,证明Yo自己的眼光好,暗中的小得意明明白白写在对方脸上,他心中美滋滋暖洋洋,甜蜜快要溢出来。





“哎你,想什么呢?”Yo用手在他眼前晃晃。

Ming飘走目光又再度飞回来。“没什么。”

“好咯——”Yo拖长尾音。如果此时他仔细观察对方的表情,就会发现Yo其实在暗中猜测他这一刻的心情。只那么短暂几秒钟,Yo又把心思放回了即将讲出来的事情上。





退一步,只退一小步,就有无数性格和他相合的姑娘在前方等着,他有的是选择。“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样的痴情词也似乎怎么也和他挂不上钩——他生着一副随遇而安洒脱不羁的皮囊。然而他认定了Wayo,也就不曾改变。心被眼前人偷走攒紧了,偷心的人还不自知。但不亏,暗恋是辛苦了一点儿,但Yo那么好,值得被爱;他也愿意爱,发自灵魂深处的欣喜与眷恋。





 “去一下洗手间。”一大段闲话日常后,Yo从他们的轻松聊天中抽出身来。Ming悄悄注视着Yo的笑容。只希望在自己面前笑得如此开怀如此纯粹,这点小想法是不是太过自私了呢?管他呢!他想。反正那个人又不知道。不知道的话,自己怎么想都没问题的吧?

他深吸一口气,把积压在心底的那张卡片轻轻拿出来。他怀着百分之五十的虔诚和百分之五的自信,寻找卡片放置在对方书包里合适位置。最外面一层里放着Yo的伞,他思考了一会儿,把卡片塞了进去。Yo回去肯定是要打伞的,这样就万无一失。

他听见自己心脏冲击胸腔的声音,那样直白,直白地让他无处可逃。他暗骂自己没出息。平复心情,拿起手机,试图营造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迹象。





他不用抬头,就知道脚步声来自Wayo。在他刚刚意识到暗恋情绪的几年以前,Yo的脚步声是有据印证。他和Yo一起走回家,路不长也不短,他仔细聆听对方的脚步声,一声一声打进他的心里泛起波澜;他等待Yo走过来,在对方家门口,或者是约好的某个地点,轻巧欢快的脚步声逐渐变大的时候,他眼中发光,抬起头便看到Yo冲自己笑;Yo膝盖擦伤那次,他先是小心翼翼地扶着对方,即使Yo的脚步声完全被自己的盖住他也依然清楚地听见,他把Yo背起来,对方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他却觉得太轻。Yo真是太瘦了,他觉得心疼。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要照顾他一辈子。





太长了,这些那些都太长了。他们怎么才认识了十一年?他觉得他们已经相伴了一辈子,没有任何距离被拉远的可能性,必定是他们两个,只有他们两个。





但Yo居然开始沉默。从他的角度看,Yo绝对是有什么心事,下一秒很可能跟自己分享。

很可能?难道他们不是无话不谈无事不说的吗?

“Ming啊。想和你说件事。” 

他突然发现Yo没有像吃饭的时候那么开心了。发小神色凝重,像是在思考着该如何开口。

“说吧。”他拿过对方的粉红奶冻吸一大口。

“嘿你!我也要喝你的!”Yo的不安与没讲出秘密之前的羞涩被向自己的撒娇掩盖住,他看得清楚。

“拿去吧,都是你的。”他将自己的薄荷冰推至发小面前,“感动吧?”

“这么大方的嘛?”Yo调侃。

“我对你什么时候没大方过,啊?”他挑眉。

Yo噘嘴一副对他无可奈何又乐在其中的表情,他心花怒放。薄荷冰喝了一点又被推回来。在这个动作中他恰好猜到了话题的一种可能性,两秒之内就被自己否定。

然后戏就上演了。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极短的时间内他甚至怀疑对方在开玩笑。天大的玩笑,还恰好是刚被自己排除掉的选项。





后来他每每追溯这一刻的心情,自嘲地想着这就是命。没有逻辑,连结果都是上天这个导演的内定,无法更改。





在这之前,Yo从未有过喜欢的人。关于喜欢的话题也是自己提起。他问Yo有没有喜欢的人,Yo总摇头。问这话也是出于私心,一方面是试探一方面是切入时机看看能不能借机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再循序渐进。然而每次到了关键时刻他都选择再等一等,看看形势再说。当Yo问他那他呢的时候,他骗对方说:“说了你也不认识。”“好咯。”Yo语气平常。这也是他不敢说出真相的一个原因。





不过他也暗中庆幸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就选择隐藏爱意,没有一个没忍住就说出来,因为Yo不会爱自己,永远也不会。暗恋就只是一个人的悲伤和自相情愿,至少不会落得狼狈下场。他可以以任何除了爱人的方式继续陪在对方身旁,不用担心分离。

保持一个安全距离除了最后的心碎和最初的不甘,再没有其他不好之处。

而心碎终会被时间渐次治愈,不甘也将在岁月的冲刷下变为甘心。





“你应该知道的,是大我们一届的Pha学长。”

他多希望Yo能在前后两句话之间多一些停顿,让他好有个反应和挣扎的机会。

他知道Yo说自己有喜欢的人时就95%不是他,因为他看见了Yo眼中的憧憬朝向远处。所以当答案落地的时候,失落绝望心痛都没有那么迅速了。

这些侵蚀他的神经,他只觉麻木。

“哎?想不到嘛~”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淡定自若,根本看不出破绽。可Yo看不出来升华的友情究竟是因为自己出色堪称完美的演技还是因为从来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

哪个答案都是悲剧。

“Ming。你没事吧?”

“Ming。你说他注意到我的几率有多大?”

Yo不可能说出上面那种问句因为他不会看出自己的表情中藏着什么。本就是个虐心单恋戏码,到这儿也该快收场了吧。





好在极度悲伤中他还能保持镇定清楚自己必须拿出表白卡。

幸运又不幸的是,他的机会很快来了。Yo试图换一个地方接收手机WiFi信号。

这桌上又只有他一人。他轻松地把它取出来,艰难地大口呼吸,可越是想镇定下来他就越是无法镇定。





几年后Pha和Wayo的爱情故事中他不是苦情男二。非要说的话以主角之一的竹马竹马身份出现最多只算个串场龙套。他宁愿这样,他与他们无关,那就把界限划干净。他既不想给Yo造成困扰也不想以多余身份闯入他们的二人世界,做个旁观者以朋友之名祝福更好。反正不会有人知晓隐藏剧本。他顶多会和Yo开开玩笑,做点暧昧又没有出格的亲密举动。事到如今,怎样反而都好说。





而属于他的单独剧情线,结局就发生在那个他表白失败与Yo在路口告别各自回家的时候。雨在出门之前好一阵子就没下了。细密阳光洒落一地,他看着卡片看了好久。他精心练习的英文字迹看起来像在美丽地嘲笑他。本来想着到家后锁进自己抽屉留个念想,但他觉得已经没意义了。他沉思半晌,一点点地把卡片撕碎,扔掉了。人在悲痛到极点的时候流不出眼泪。他站在路边,几阵风呜呜咽咽地吹过来,他抬头低头,缓过劲来就慢慢走回家,再也没有任何期待了。





念念不忘,念念不忘,念念不忘直到我脑海中只有你的面貌,我的梦境中只有你的身影,我的耳边只有你的声音,我也清楚的知道你不属于我。

你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每一个回眸凝神都被我珍藏。





他不愿承认他输地一败涂地,不仅输给自己还输给了未来的Phana;不愿承认这场单相思越早结束对自己越好;甚至不愿承认Yo对自己仅仅是最最要好最最信任的朋友没有一丝一毫别的想法。

他什么都不愿承认就算必须要承认,除了对自己承认他爱他。





想爱你的冲动我只能笑着带过。

可我还是想做和你认识最久的、最了解你的、你最好的朋友,仅止于此也没关系。

我是如此爱你,哪怕是看着你在面前我都觉得惊艳,就算没法拥有。

因为我不用担心会失去你。我们有始有终一定能走到世界尽头。

念念不忘。再念念不忘也知道注定没有回响。

天空没有鸟的足迹,而我已飞过。

没有回响,所以飞不出来。

飞不出来,那么我会试着遗忘。


Fin





=

想要看长评!会激情回复!

推荐一首歌

写这篇文花了好大的力气。我本来坚信自己发的刀虐不到自己,这次打脸打得可真是疼,哦……

写BE是我多年梦想了,这是我写的第一篇,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吧。还会在发刀路上走很远的。毕竟是喜虐一员,并不会因为被自己捅伤而改变初衷。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8 )
热度 ( 8 )

© Jas◆m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