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要你快乐.

[RPS | GodBas]溯

·抽号游戏【4/8】 梗来源  @写文的周祠

·本来是PY 但脑出一个片段之后觉得更适合写GB于是就写了

·完全AU与私设 年龄操作

·OOC

·是糖

·Summary:God和Bas醉酒K歌抢麦 







>
God是最后一个来的。

其他三个一一上前去招呼,用力抱了一阵才放开。

现在轮到自己了。

总得有点儿表示吧?

于是他极力让自己笑得不那么难看,然后站起来说了句:“好久不见。”

那人闻言看向自己,也笑了。

“好久不见。这些年你还好吗?”

“也就……就那样呗——”他尾音拐了又拐,不知道有没有被察觉。

肯定没有吧。都那么久没见了。语气怪也只是一丁点怪,肯定发现不了。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都到齐了该点歌了吧?”还没等到回应Tee就把有点冷的气氛打破,越过两人视线交接处去点歌机那里点歌去了。

他们当然也心知肚明这是好友在救场,便也都默契地,一个坐回去,一个在空位坐下。

大学毕业后各忙各的,五个好友如今终于抽出空来聚在一起。这本该是个轻松愉快的老友party。

但五个人中有两个人在毕业前断了联系。

他伸头,隔着Kim和Tae看God。他们几年没见了?没算过时间,甚至根本没想到还会再次见面。要不是因为三个老友的邀请,就算有机会他也肯定不会有打算见。

他是想见那三个好友,不包括God。他对自己说。

确定没有还抱有一点点不切实际的幻想?

好吧他不确定。

God很高,即使坐着也能高出别人至少一个头;God不笑的时候严肃地要命,会让不熟悉的人误以为他是大冰山;God是个超级大傻子,远远地看都能感觉到傻气从他头上冒出来,这也是只有熟悉他的人才有的结论;God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不是有磁性的那种好听,而是能让人很快安心下来的那种好听,这个声音曾经在他耳边低语;

God他……

God他很好,却又没有那么好。

是了。没有那么好。

可还是好喜欢。

好喜欢好喜欢God。

这喜欢一点都没有变少。

Bas以为自己不会再喜欢了。拜托他可是表白遭拒难过非常久的那一方哎。

都这样了怎么还能喜欢下去呢?

难道不应该是再次相见任何感觉都没有的嘛?

可为什么,就这么坐着看,他的心跳都这么快呢?

Bas想着想着就觉得好委屈,连带着被拒绝沉积下来的酸涩都被冲淡了。

真的委屈。God怎么能不理自己了呢。就算对自己没有感觉也不能就直接不再和自己亲近他们明明,明明还可以继续做朋友的啊!

可惜God听不到自己内心的怒吼,淡定地坐那儿看Tee唱歌。

“哎哎Bas你呆坐着干什么去点歌啊!”Kim朝他扔过来一个抱枕。

“嗯。”他不情不愿的走去点歌。

God的目光在他背后停留片刻,然后勾起嘴角。他不知道。


>
Bas没什么变化。

不怎么闹腾除外。

他不用思考就知道对方这样少见的沉默寡言不是因为性子改了而是因为有自己在场。

这究竟算好事还是算坏事呢?

他们曾经那么亲密无间。

打破友情的是Bas的告白还是自己突然冷淡的态度?

二十二岁的God不知道,二十六岁的God依然不知道。

二十一岁的God和Kim、Tae、Tee一起给Bas过生日,假装看不到Bas不停望向自己的目光。许愿的时候他盯着Bas轻颤的长长的睫毛,想着这人会许个什么愿呢?Bas的眼睛很好看,睫毛也很好看,他听过很多人赞美自己的眼睛。遇到Bas之后他知道世界上只有这个人的眼睛才是最美的,里面装着星星,任何人都比不上。

God不傻,God知道Bas对自己比另外三个朋友多了些别的什么感情。God暗中高兴,又不知道这值不值得高兴。

多出来的是什么?God那时候不确定。

直到大四那年寒假,五个人到God家过通宵。分配好了房间,Bas睡God的房间,另外三个在另一个房间睡床和打地铺。当时Tae故作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有情况啊这是,给Bas一个人VIP待遇?God摊摊手,Bas紧接着开口说无所谓啦其实谁想跟自己换也行。God听出来了Bas语气里的不高兴,但不能点破。分配情况以Tae的一句就开个玩笑啦分好了就这样吧告终。

晚上Bas躺在God一米五的床上翻来翻去。你不会有认床的习惯吧?他调侃。Bas说不是。God等下文。等着沉默一阵子他以为等不到下文了刚打算闭眼,那头Bas翻了个身说,四个人你让我跟你一起睡,你是不是暗恋我啊?说完自己先笑了。他也跟着笑,那你觉得呢?哈哈哈我们这样说话怎么这么别扭啊哈哈哈。

Bas深吸气再吐出来。嗳,God你说,我们两个年龄相同,你就比我大了八个月,怎么老觉得我们之间这么遥远呢?就这样了,面对面躺着,我也觉得看不透你。我们几个里Tae最大,我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他不说话。

他觉得有什么话就要浮出水面来了,他想听到又怕听到。

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每次我在你身旁,每次我觉得我们已经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了,每次我看你爽朗的笑,我都觉得我已经离你很近了。可是下一秒,我又觉得,我从来不懂你,你从来都在我的远方。

Bas……

你这样我怎么喜欢你。如果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做朋友我怎么喜欢下去。

但就这样我还是好喜欢你。

那是一次完全失败的告白。因为Bas根本没在认真说。当时他估计已经是半睡眠状态,告白传入God的耳朵里听起来几乎像是梦话。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他不确定旁边的人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开口,Bas,你别喜欢我了。

我也不想,可我哪能控制。Bas没睡,Bas抖抖被子,背过去,不再说话。

别喜欢我。因为不论是你眼中的我还是我本身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啊Bas,等我变得更好了,就更别喜欢我了,那时候就不是你想喜欢的那个God了呀。

God的心理活动奇奇怪怪,没有逻辑。

总而言之Bas认为自己拒绝了他的告白,他也确实不想让地方继续喜欢自己。

他觉得Bas会喜欢上一个更适合他喜欢的人。

结果是从那一天晚上起他们两个的关系极速降温。虽然表面上谁也没有闹掰的意思但五个人那么熟悉,自然发现了。

他俩谁也不说发生了什么,而另几人就知趣的不细问。

有天Bas发起语音聊天他手机恰好开了静音所以没听到。等第二天打开聊天软件的时候回过去Bas没接。冷场了。他们本来少的话就更少了。

他们互相躲着,偶尔五个人再一块儿行动的时候才会一起出现。他们不再有单独行动的时候。

毕业晚会中途他跟高中同学打电话。彼时Kim有了男朋友,就是电话里这位。他俩唠了半天嗑才挂。挂之前Copter问他和Bas现在怎么样了,他愣了愣,然后说,过去了就过去吧,他值得更好的人。Copter沉默片刻,叹口气,老哥,该放手时就放手没错可是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不要到最后才为当初错过的东西追悔莫及?我们都知道你喜欢他,而他也喜欢你。你这是造什么孽呢?让好好的缘份从指尖溜走?

挂了电话他从教学楼角落出来,正赶上观众疯狂的欢呼。他还没走到观众席,就听见话筒里传来Bas的声音。

Bas是学校里的小红人,被迷妹迷弟们称作小歌神。在朋友几个面前也经常哼小曲儿。每次Bas唱歌God都极为认真地听。他爱他的嗓音。

这首歌我非常喜欢,马上就要毕业了,它也几乎陪伴了我整个大学时光。我想把这首歌送给一个人,我曾经和他一起听过这首歌。四年里我很多的风景和小意外都是他带给我的。如果你也在,把歌听完再走吧。

台下惊叹声四起。因为认识他们几个的人大多知道五个人是好哥们儿,自然不会想到Bas说的人在内部。他们脑内想的是毕业晚会上小歌神给一个不知名的他暗恋的女生告白的故事。

ฉัน ฉันไม่กล้าจะฝันไปไกล 

我 我不敢想得太遥远 

ก็ที่ตรงนั้น เป็นที่ที่เรียกว่าหัวใจ 

一直往那走 到达一个叫做心的地方 

และคงมีบางคนเขายืนอยู่ 

可能有人和他在一起 

อยู่บนนั้นบนดาวคู่เธอ 

和他星辰与共 

และต่อให้ไม่มีใครขึ้นไปสู่ 

即使没有人陪着他 

ก็รู้ดี ว่ายังไม่ใช่ฉัน 

我知道 不可能是我

……

这首歌是唱给自己的,他听出来了。有一阵子Bas沉迷网络剧,几乎天天在看更新,还试图向他们每一个安利。那三个受不了他后来索性直接拒绝,只有自己好脾气的陪着他看了几次。有次看了其中一集后Bas塞给他一边耳机让他听歌,放的就是这首,是网络剧的主题曲。他说听歌外放就行了啊这不是在室内嘛?Bas摇头说不行,要带耳机听才有情调。他懒得争,戴上了耳机。怪只怪那时候周围太过安静,Bas也安静地不如往常——可能是因为在专心听歌的缘故,他心跟着一抽一抽的不知道是怎么的。他感觉自己好像把每一句歌词都听明白了。回家后他下载了这首歌,反复听反复听听到能记住歌词但不能唱——他五音不全。他想着,要是Bas唱这首歌一定很好听——Bas唱什么都好听。

没想到真的有这么一天,Bas唱了,还在歌里加入了自己。

他离开观众席,走到操场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再也听不到歌声到了下一个节目,直到什么声音都传不进耳朵里了,他独自回到教室收拾好书包就走回宿舍去了。

Copter说的对,他是在造孽啊。


>

Bas酒量不行,两杯喝下去他就觉得晕了。他半躺在沙发上。

现在唱歌的是Kim,明明音准挺好乐感也很好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唱跑调。他大笑几声差点被唱歌的人用话筒打到头。他记得下一首是自己点的歌,准备好一会儿从Kim手里接过话筒,一直等着人把歌唱完。

结果歌唱完了,他刚伸出手话筒就被右边的人拿走。他看向左边做出超凶的表情却没被搭理。左边的好像是God?可能是喝糊涂了吧怎么可能是God他们之间明明隔着人。Bas晃晃脑袋,管他谁呢反正跟我抢麦抢歌唱我都要夺回主权!Bas坐直手往边上伸,抓住了话筒却拽不出来。他再用力,拔出话筒却又被拿回去。

“你俩干啥呢?那边还有一个话筒呢你们抢着一个干什么呀?”Tee看着他们哭笑不得。

可醉的不轻的Bas哪里听得懂,他再次扯话筒,旁边的人不给。

“是我点的歌,要不然这样,我拿话筒,你来唱?”

曾经在他耳边低语的声音终于再度在他耳边低语。

Bas话没来得及接酒倒醒了大半。真是God。

“前奏快放完了。”God无奈地看着他。

Bas定神看屏幕上的字幕。

然后开始唱起来。

是自己在毕业晚会上唱的“失恋曲”。

God点这首干什么?

他的疑问自己还没开始想答案,余光就看到God正在看自己。

这下好了,记错点歌顺序,被迫唱了本来是别人唱的歌,现在还要接受点歌者的目光洗礼。

还能再衰点不?


>

“现在英迪帕追苏拉德还来得及吗?”

“英迪帕是大骗子,苏拉德不答应。所以别想了肯定来不及。”

“阿莱哇??我们好好的友谊聚会硬生生被你俩变成久别重逢追回逝去的爱的狗血爱情戏码是怎么个情况???”



Fin





=

根本是意识流了其实……

想写一个看起来怂的一批撩起来可以撩懵拔的糕和一个看起来勇敢示爱在爱情来临的瞬间突然一脸傲娇不认账的拔      但好像被我写成了变成了一个从头傻到尾还有点渣的糕和一个从一开始到最后都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今天糕计划好了要表白自己的拔?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Jas◆mine | Powered by LOFTER